堵塞的下水道

我有三个室友,其中室友A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,她有一个特别帅气的男朋友,两个人很般配,走在一起经常会收到别人羡慕的目光。

不过在前不久他们分手了,至于为什么分手,我们也不得而知。

高三的学业总是很繁忙,一天的课下来总是很累,我拖着疲劳的身子往宿舍的方向走去,就在经过宿舍拐角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男生的身影,不对,那不是室友A的男朋友吗?他怎么在女生宿舍?

我使劲揉了揉眼睛,试图将自己弄清醒一点,当我再往那个拐角看的时候,哪有什么人嘛?应该是看错了。

我晃了晃脑袋,又缓步往自己的宿舍走去。

大概凌晨两点的时候,我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,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然后是一阵怪异的呕吐声,我被这一串奇怪的声音吓得一动不敢动,连呼吸的声音都放小了不少。

过了一会,那怪异的呕吐声停止了,黑暗的宿舍一下子陷入了一种诡异而安静的氛围中。我鼓足了勇气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……

“啊……唔……”眼前突然冒出的一个人头让我的恐惧感急剧上升,当我被吓得紧闭双眼刚要惊叫的时候,我的嘴突然被一把捂住了!

“嘘!是我!”我刚要挣扎,室友A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,我睁开眼睛一看,要来是她。

“你干嘛呢!”我平复了一下心情,小声地问她。

“胃不舒服,没事,快睡吧。”她的语气冷冰冰的,又成功地让我冒出了一身冷汗。

我小声逼逼了一句神经病,又裹紧被子睡了起来。

深夜,那怪异的呕吐声一直断断续续的穿梭在梦里。

后来的一个星期,我发现我那室友A经常半夜醒来在宿舍里一阵翻腾,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,问她她总说胃不舒服。

“你能不能别翻了!”室友B是一个暴脾气,哪里受得了她这奇奇怪怪的行为。

后来的几天晚上,室友A终于没有再起过夜,我也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。

星期一的体育课,室友B和室友C早早地去了操场,至于室友A,一大早就出了门,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,而我因为重感冒请了病假在宿舍睡觉,不过我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。

宿舍卫生间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一直发出怪声,我昏昏沉沉地从床上爬了起来,放轻了脚步往卫生间的方向靠近,离卫生间越近,那种声音越发的清晰。

“呼……喝……呼……喝……”好像是什么人喘气的声音。

“呼……喝……呼……喝……”我把耳朵贴到了卫生间门上,那种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急促,我紧张的瞪大了眼睛,大气不敢出。

“啪!”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?粗喘声戛然而止,接着是“哗啦哗啦”的冲水声……

“哗哗哗……”

“哗哗哗……”

“咔哒……吱……”本来紧贴我的脸的门一下子被拉开了,由于惯性的作用,我整个人往前扑了上去。

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袭来,因为我撞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,我抬眼一看,居然是室友A!

她的整块脸都湿透了,嘴角挂了彩,红色的血液夹杂着从脸颊滑下的水滴滴在了地上,被打湿的衣服粘黏在她瘦弱的皮肤上,整个人显得狼狈而可怕。

“你……”我一开口,才发现我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“不要和别人说。”她抓住我的手,看着我的眼睛充满了祈求。

我没有和别人提起过这件事,不过自那以后,我也不敢和室友A接触了。

后来,我发现我们的厕所经常被堵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过我想这和室友A脱不了关系。

三天后的夜晚。

“啊!不……不……”这是第三次了,室友A的惊叫又把熟睡中的我们吓醒了。

“你又怎么了?”室友B把灯“啪”地打开,又不耐烦地问道。

“他来了,他来了……”室友A哆哆嗦嗦地回答。

“谁呀?你能不能别疑神疑鬼的!能不能让人睡觉啦!”室友B不客气地回道。

“啪嗒”室友B又把灯关了,寝室又陷入了一片漆黑,黑暗里,室友A的抽泣声越来越低。

第二天下完晚自习,室友B把我和室友C约到了宿舍后门,那里的灯光很暗,破烂的后门被上了锁,风呼呼的吹着,让我不禁缩了缩脖子。

“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?”室友B小声的问我们。

“没有呀,我昨晚睡得很熟。”室友C回答道。我点了点头表示我和室友C一样。

我听见了!而且我相信我没有听错!我听那声音离我们很近,感觉就在我们宿舍。”室友B又说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今晚我们不要睡觉,我就不信邪。”室友B说。

回到宿舍,我们洗漱完毕后就上了各自的床,熄灯后,宿舍陷入了安静。

“呜啊……呜啊……呜啊……”凌晨一点整,宿舍诡异的冒出了婴儿的哭声!

“呜啊……呜啊……呵……呵……”凌晨一点半,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小,接着是声声抽泣……

“啪嗒!”黑暗的寝室被白炽灯的灯光填满,我的眼睛被刺痛了一下,紧绷的神经因为光的出现一下子放松了,不过我还是被吓尿了……

“你在干嘛!”室友B的声音一下炸了起来。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发现室友A紧紧裹着被子跪趴在床上,身体因为喘气而不断地剧烈起伏。

“救我……救我!”室友A的尖叫声划破了诡异的气氛,紧接着她像被扎破了的气球,整个人软趴了下去。

等我缓过神,室友B早就冲到室友A的床前了,紧接着我和室友C也赶下了床。

“死……死了?死了!”室友B伸手探了探室友A的鼻息,猛地缩回了手。

突如其来的死亡加剧了整个宿舍的恐惧感,前一秒还在说话的人,下一秒就在你面前变成了冰冷的尸体,为什么?怎么会这样?那阵婴儿的哭声又是从哪里来的?

一瞬间,黑夜里闪起了红色和蓝色,警车特有的响声响彻了整个校园。

几天后,验尸结果出来了,说是神经压迫,抑郁致死。

至于我们遇到的诡异事件,我们几个默契的没有一个人往外说过。

宿舍没有了一个人,我们的生活依旧如故,而且那些诡异的事件再也没有发生过了,我们的生活又与以前一样了。

昨天晚上,我们的厕所又堵了,还散发出阵阵恶臭。

我们请来了通下水道的师傅,他捣鼓了半天,最后决定将堵住那一截拆开重装。

拆开那一瞬间,整个寝室爆发出浓重的恶臭,而被堵的那一截,有一个半成形的胎儿,他的身上沾满了各种恶心的排泄物,尸体已经呈现出半腐烂状态。

我的胃一阵翻腾,恶心感使我转身就往宿舍外跑,在宿舍拐角的地方,我似乎看到了死去的室友A,还有她那抱着孩子的男朋友……

本文转自:堵塞的下水道

本文作者:游鱼问水

7 0

文章导览

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。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,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。

下载谷歌浏览器